• 中国2025
  • 中国制造
  • 制造行业
  • 制造科研
中国制造2025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2025 > 中国制造专题 > 正文

哈尔滨工程机械制造厂,我生长的地方

发布日期:2021/9/4 0:48:46 浏览:61

来源时间为:2021-09-02

哈尔滨工程机械制造厂,我生长的地方

2021-09-0205:51:34来源:民生资讯瞭望台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至好友和朋友圈

作者:海峰

哈尔滨工程机械制造厂是一家国有中型企业,以生产吊车为主营业务。1968年,父亲退伍转业,与当时绝大多数青年人一样,以工人阶级为荣,自觉自愿地选择了这家位于城郊的偏远企业,做了一名汽车司机。自打我1973年出生,之至2003年成家离开,我在工程机械厂家属区生活、学习了三十年,家属区的方方面面已经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之中,成为了记忆的一部分。此次故地重游,感慨万千。

工程子弟学校。当初的年代企业办社会的现象很普遍,比较大型的企业都有自己的学校、医院等公共服务机构。我们的衣食住行完全可以在家属区内完成。我在厂办学校读完了小学和初中,老师都是我们自己企业的老师,学生家长都是企业的职工,所以大家彼此都很熟悉,距离学校也都很近,每天我们脖子上挂串钥匙就可以自己上学和放学了。时至今日,教数学的沈老师,教语文的秦老师,初中班主任罗老师的名字依然能够清晰记得。如今的工程子弟校已经变成了通乡小学校。

企业篮球场。这是我在业余时间去的最多的地方。从初中开始之至大学毕业的十多年时间里,每到暑假,我几乎天天泡在这里挥汗如雨。在这里,我找到了球星的感觉。至今依然怀念和球友们打球的日子,纯粹、健康、阳光。如今的篮球场安静了很多,只剩下一个篮球架形单影孤地摆在那,当年一起打球的小伙伴们也都踪影全无。

当年的粮店。当时是计划经济,买什么都需要票,肉票、粮票、布票。。。记得一次母亲给我一张豆腐票去买豆腐,贪玩的我走到商店才发现一直攥在手里的豆腐票不翼而飞。当时的感觉好似天塌地陷,回家之后就直接负荆请罪。如今的粮店早已关门。路过的时候,大伙当年拿着粮本排队买粮的情景历历在目。

企业食堂。记忆中小时候每到周末,全厂职工就到这里来买一些副食品改善一下生活。那时候市场经济不发达,商店里的东西不多,大家只能每周末过一下嘴瘾。印象中父亲总喜欢买猪蹄、大肠什么的下水回家,现在想来,不是因为喜欢吃,而是因为便宜。如今的企业食堂已经被个人购买,装修成了一家健身馆,我站在门口凝视了许久,尽最大力气还原当年热闹的场面。

曾经的企业招待所,专供出差来的客人住宿的地方。记得当年这里有一张乒乓球台子,我们几个小伙伴有时候趁管理人员不在,就来偷偷摸摸打几下,也许就是那时候练就的一些猫脚功夫吧。

我的家。1986年,我刚上初一,厂里分房子,父亲终于分到了一套两居室的楼房(实际上使用面积才40米)。用目前的眼光看这套房子简直不值一提,不过在当时可是让人羡慕要死,要知道我们家在这之前一家四口人一直都住在不到30平米的小屋里。当时搬家时兴朋友帮忙,家里来了好多亲戚,搬完家之后在家里大吃了一顿,以示祝贺。父母在这套房子里住了四十一年,直到2017年搬到市里才离开。如今站在窗下看着曾经生活了许久的地方,想象着每次回家母亲站在阳台盼望我的样子,感慨万千。

路边打牌的退休老者。他们中不少是父亲曾经的工友,绝大多数都在此工作生活了一辈子,彼此了解。成家之后的好多年,每次我回家看望父母,他们中的一些人看到我回来就会冲父亲大喊:“大胡,你儿子回来啦!”时光流逝,他们已经从壮年晃到了老年,见到他们就像见到自己的父辈,很亲切。

曾经的厂区,如今已开发成为新的住宅小区,老厂区已经整体搬迁,连公交车站也由原来的厂名变为现在的小区名。当年热火朝天的情景早已不在,只有车间内机器轰鸣声以及弥漫在空气中的机油味道还是那么真切清晰。我的工程机械厂,走了又走,看了又看,满满的都是回忆。生于斯,长于斯,这里有我的老邻居和小伙伴,有我的童年和青春岁月。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心里还是原来的模样。也许就是这样一些值得去品味,每次还都意犹未尽的情感就是我们最值得拥有的吧。

栏目分类
热点文章